JUSTICE AND PASSIONS 正义与激情





民政马华领袖,应该勇敢对抗巫统单一语言政策




《湖内建校保留地》事件
子根必须解释


Press Statement
5.5.07




谢嘉平:“子根应该履行1999 及2004大选承诺, 增建华文中学“
谢嘉平指出,“槟州人民应该坚持要槟州许子根政府, 履行其1999 及2004 时的大选承诺, 增建华文中学, 而不是捉襟见肘、十瓶九盖 的迁校。 西南区一定要有华文中学, 唯恐迁校并无法解决需增华校的基本问题, 槟州政府更需要在许多已不够华文中学的区域,增建华校!”

难道需等有补选才承诺增建华校?
谢嘉平遗憾的表示,“国阵政府是要等补选才抛出糖果, 2004 年首相海报上刊了<<公平对待华校>>, 2007年子根家定 那些 关于 <<维护华人权益>>的演讲承诺,还在马接依约的天空萦绕, 可是在槟城的华教,可是被巫统的单一语文政策, 踩在脚底,帮凶的华基政党的黑手 。

东北区不够华文中学
“我们接到很多东北区家长, 及华教老师校长向公正党投诉, 表示不满州政府不在槟州增建华文中学;菩提中学被搬迁离开东北区后, 东北学生有增无减,东北区却少了一所华文中学 “。公正党全国最高理事谢嘉平律师今日在东北县升旗山区的新闻发布会上如此表示。

“民政打入国阵,却无法增建华校“
“好些向公正党投诉的家长们在担忧,在菩中迁移后,一旦他们的子女进不了仅存的槟华, 他们需要把孩子送进独中或只好送入国民中学, 要不然就是协和与恒毅。可是对于那些家住直落巴巷、巴都丁宜、丹绒武雅,丹绒道光地带的学生,他们每天上课不只要舟车劳顿,他们的加入,也难免会让 协和、恒毅更拥挤。”。谢嘉平对槟州政府这方面的短视政策, 深表遗憾。

槟州华裔学生人口激增, 国阵50年不愿增建华文中学
谢嘉平表示:“所述的其它华文中学学生人数已开始膨胀拥挤、在校地又有限且局促、在师资调派这些方面,教育部是否作了什么增加优质师资调派? 槟州政府一味迁校, 只有头痛医头的反应, 却根本没有实质对策“。

联合国邀见教长关增建华文学校
谢嘉平律师表示, 他本人在这两年有 数次在欧洲人权论坛上,在英国牛津大学,向联合国新成立的人权委员会一批专家学者们,,提出协助大马华教困境的必要, 包过母语教育及无法增建华校问题。后联合国特派调查员也在2007年二月十四日始 到访马来西亚九天,邀约教育部长商讨对华教不公事件, 包过增建华文学校的需求, 可是教长在联合国特派调查员到马九天的邀请时,不出现对话。

谢嘉平将继续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解华教困境议案
谢嘉平强调,“在野的公正党,也能够透过不同管道,包过联合国际社会, 逼使巫统政权,最终需要和华社对话”。“反观身在国阵内的民政、马华领袖,却不敢对巫统霸权呛声,造成华校华教百年困境”。

呼吁首长及民政马华领袖,勇敢对抗巫统单一语言政策
谢嘉平表示,“小心那些暗地靠拢巫统的民政马华领袖, 华教困境,就是大马华裔长期受巫统伤害的历史烙印,有血性的人都应该挺身反对。国际社会都看不过华教被打压, 我们的民政、马华领袖却自甘堕落、阿Q精神、自圆其说, 历史会记下这场对不起祖先维系华教遗愿的耻辱”。“我知道原因, 这些领袖,惧怕巫统不再委任他们重要官位,所以华教及学生被牺牲了”。

槟政府有学校保留地, 却向银禧老人院徵地
谢嘉平指出, 经过一群西南区家长举报后发觉, 槟州政府辖内,记录中,在湖内地区,有至少一块几个依格面积的《政府学校保留地》。 问题是为什么槟首长及国阵领袖,在槟城华社长期要求拨地建华校时,却没提出这些存在的 《政府建校保留地》?而且这次却要和银禧老人院借地?让人不觉要怀疑, 槟首长和他的马华民政幕僚, 是否有实际权利管理槟州?还是只是巫统的犬马?

子根必须解释 《湖内建校保留地》事件
谢嘉平律师强调,为了让人民相信没有受欺骗, 许首长必须马上公开解释:
(1)为何槟州政府有建校保留地, 却不早早拨出来建西南区华文中学?
(2)到底是巫统在阻止槟州增建华校?还是民政党没有去争取建华校?

1 comment:

TOTORO said...

Hi Kah Peng,

Long time no see, don't know u still remember me or not, former reporter from Guang Ming Daily, Catherine Lim.

Are you still in PKR?

cheers.